您的位置:首頁/  萬國 /  IWC萬國表“銀翼噴火戰斗機之最長的飛行”: 穿越俄羅斯飛抵日本

【新聞】IWC萬國表“銀翼噴火戰斗機之最長的飛行”: 穿越俄羅斯飛抵日本

發表時間:2019-09-27 21:10:18 | 來源:愛表族官方
IWC萬國表“銀翼噴火戰斗機之最長的飛行”:
穿越俄羅斯飛抵日本
2019年9月25日,阿拉斯加/日本 —— IWC萬國表“銀翼噴火戰斗機之最長的飛行”(Silver Spitfire - The Longest Flight)遠征之行轉眼進入第八周,飛行員Steve Boultbee Brooks和Matt Jones已經順利完成了環球之行的半程。不過二人也經歷了一些小插曲,例如由于天氣原因,從俄羅斯前往日本的長途跋涉中不得不想方設法避開嚴峻天氣,也讓旅途更添挑戰。

IWC萬國表“銀翼噴火戰斗機之最長的飛行”: 穿越俄羅斯飛抵日本

《最長的飛行日志》第六章:
“過了幾日陰霾天,我們終于可以從阿拉斯加的諾姆(Nome)動身前往俄羅斯。最先抵達的是普羅維登尼亞灣(Provideniya Bay),繼而向阿納德爾(Anadyr)進發。在向西前行途中,我們飛越了廣闊的冰凍苔原。說實話,如果不是在每站都能受到如此熱情的歡迎,長時間的高空飛行著實有些凄涼。不過這仍是一次迷人而緊張的飛行體驗,在避開了一些糟糕天氣之后,我們終于到達了馬加丹(Magadan)。”
“盡管仍然身在茫茫原野,但與前幾日的冰天雪地相比,這邊機場附近的森林已經是十分親和的景象了。后來因為一些小情況,耽擱了一段時間。問題一解決,我們又即刻啟程:從馬加丹(Magadan)到鄂霍次克(Okhotsk),再到尼古拉耶夫斯克(Nikolayevsk),一路上又見到不少新奇的風景。”
“最后一站,我們抵達了薩哈林島(Sakhalin island),但再次由于天氣原因,我們不得不把飛機(G-IRTY)交托給支援飛行員伊恩·史密斯(Ian Smith),然后乘坐PC12支援飛機先行抵達日本的新千歲機場(Sakhalin island),并在這里進行維護檢查。接著,伊恩再于周六將珍貴的銀翼噴火戰斗機帶到日本,我們本來應該從那里出發前往東京附近的龍崎(Ryugasaki)。不巧又趕上了臺風塔巴,我們只能轉移到日本花卷市(Hanamaki),等待暴風雨結束。”


IWC萬國表“銀翼噴火戰斗機之最長的飛行”: 穿越俄羅斯飛抵日本

“這段旅程真的太不可思議了!我們接下來幾周會好好休整一番,并在10月8日正式開始第二階段的行程,穿越亞洲、中東,最終回到歐洲。大家敬請關注!”
“銀翼噴火戰斗機之最長的飛行”行程預告:下一站,亞洲。

IWC萬國表
瑞士制表名家IWC萬國表專注技術與研發,自1868年以來不斷創制具有持久價值的腕表。公司熱切追求創新工藝和獨創技術,在國際上已贏得廣泛贊譽。作為專業奢華腕表領域的世界領先品牌之一,IWC萬國表糅合精準無比的性能和獨一無二的設計,打造體現高級制表藝術最高境界的典范之作。作為一家具有環保意識和社會責任感的公司,IWC萬國表積極推動可持續性生產,在全球范圍內支持兒童和青少年組織的工作,并與氣候和環境保護機構保持著密切合作關系。

更多信息,請訪問:
www.iwc.cn
關鍵詞:萬國

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、復制、盜鏈或鏡像